首页 »

律师讲述代理钱仁风案6年始末:还差真凶伏法

2019/11/9 1:54:44

律师讲述代理钱仁风案6年始末:还差真凶伏法

9日,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就钱仁风申请国家赔偿案作出赔偿决定,赔偿其人民币共计172.3857万元。钱仁风被错判入监案“告一段落”。钱仁风的代理律师杨柱接受中新网记者专访时称,代理该案道阻且跻,但努力都没白费,特别是让我们看到了中国法制的进步。

杨柱回忆称,6年前,他去监狱做法律援助碰到钱仁风,钱仁风的眼神让他觉得蹊跷,经过详细询问,他觉得案件有些不对,便以心理学知识对钱仁风进行测谎,发现她并没有撒谎。“钱仁风在幼儿园也可以算是老师,我也是当过老师的人,老师生气可能会体罚学生,但是不可能下此毒手。”

在初步认定钱仁风有可能是被错判入狱之后,杨柱告诉钱仁风,她可以向家人写信让其代理案件。随后,钱仁风的几个亲戚找到了他,听取他的分析,决定请他代理申诉,开始钱仁风案申请再审的“长征”。

受委托后,杨柱请记者帮忙,跟他一起到昭通查看卷宗,调查当年案件发生真相。通过各种努力,拿到卷宗后,他发现毒物从哪里来,投毒的准确时间等都有问题,而幼儿园园长家的房子在他们去调查后被人纵火等,让他进一步确信案件另有真凶。

然而,事情进展得并不那么顺遂,甚至艰辛曲折。“多次投递申诉书都石沉大海,我当时都觉得对不起钱仁风。”杨柱回忆,其多次到昭通和巧家获得证据后,他向云南省公安、检察院等部门递交了申诉书,没有获得回应。他便带钱仁风的亲属到北京向最高检、全国人大常委会内务司法委员会等快递申诉书。全国人大常委会内务司法委员会发回云南省高院,云南省高院2011年驳回申诉,让杨柱感到沉重的打击。

“那段时间非常消沉,我都不敢去见钱仁风,不知道该和她说什么!”杨柱说,被法院驳回后,他拖了七八个月才鼓起勇气去监狱见了钱仁风,告诉焦虑等待的她那个不好的消息。

有些固执的杨柱并没有因此放弃,他选择继续带着钱仁风的父亲去投递材料,甚至跟相关人员争吵。期间,又邀请省内和省外的部分媒体到巧家采访,希望通过舆论造势,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,“碰到记者就给材料”。

云南省检察院2013年立案处理。随后,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建议云南省高院对该案再审。云南省高院于2015年5月决定,由云南省高院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。但经历过第一次被驳回以后,杨柱并没有因此感到轻松,而是忧虑,“再次被驳回怎么办”?

杨柱担忧的问题最后并没有发生。2015年9月29日,云南省高院开庭再审该案。同年12月21日,云南省高院以原判认定钱仁风犯投放危险物质罪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,故再审宣判钱仁风无罪。

宣判无罪的当天,杨柱与钱仁风等人手拉着手走出法庭,并送她回老家,表情严肃。这在杨柱看来,虽然被判无罪了,但是真凶还没有抓到,令其难安。

今年6月1日,钱仁风向云南省高院申请赔偿,要求赔偿义务机关支付国家赔偿金9553043.65元,并要求道歉。次月8日,云南省高院召开钱仁风申请国家赔偿案听证会。会上,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、国家赔偿委员会主任田成有代表云南高院向钱仁风鞠躬赔礼道歉。

如今,钱仁风获得了国家赔偿款,虽然与申请的差距较大。但杨柱认为,大家不应该纠结她到底获得了多少赔偿,和她到底生活过得怎么样,而是应该共同努力促进法制进步。

“当然就这个案件本身而言,钱仁风无罪算完成三分之一的工作,只有真凶被抓,做假的人被问责,才算是结束。”他说,只有警方等被追责了和真凶被抓到了,以后的办案人员才会更加慎重,不敢随意办案,否则对社会起不到什么意义,相反可能会带来反作用。

在此期间,原幼儿园园长朱某的父亲、死者候某的父亲也奔赴昆明再次向相关部门提交材料,呼吁公安抓捕真凶,并要求问责,还大家一个清白。

作为钱仁风信任的人,杨柱与钱仁风保持着密切的联系。在获得赔偿后,杨柱建议她,拿到这笔钱后,将其亲戚之前为之申冤的花销给还上,然后在昆明购置一套房产以安家,剩下的作为存款存入银行。“她现在还不适合做生意,我们也不希望她变成第二个‘赵作海’”。

 

题图:2015年12月21日,昆明,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钱仁风投放危险物质再审案件进行宣判,以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,宣告钱仁风无罪。 视觉中国 图片编辑:项建英              

(本文转自中新网客户端,编辑邮箱:shguancha@sina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