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如果“玖爷”不姓梅

2019/11/9 13:44:31

如果“玖爷”不姓梅

玖爷走了。全国两会时,笔者见他消瘦得厉害,便有几分担心。

 

梅葆玖是梅兰芳第九个孩子。那个年代,养大一个孩子并不容易,梅兰芳九个儿女夭亡五人,吃戏饭的是梅葆玖和梅葆玥。葆玥攻余派须生,克绍箕裘者唯葆玖一人。随着他的离去,梅家这个梨园世家画上了句号。

拍摄于上世纪40年代的全家福,前排自左至右梅葆玥、福芝芳、梅葆玖、梅兰芳,后排左起梅绍武、梅葆琛。

 

从梅巧玲到梅葆玖,梅家四代吃的都是张口饭,凡百五十余年。按梅兰芳先生的本意,梅家吃张口饭到他这就结束了。旧时伶人处境远非今朝明星可埒,京剧大师中有不少是坚决反对子承父业的,比如余叔岩、麒麟童,还有程砚秋。一者不愿儿孙重操贱业,二者也有爱惜羽毛之心,后人若艺术造诣不够,则有辱门庭。

 

如果不是大江大海的1949,梅葆玖的人生可能是另一番天地。在上海长大,梅葆玖本可以沿着兄长们的道路,进高等学府,做一个教授或工程师。新中国给予艺人的地位是空前的,参加了新政协和开国大典的梅兰芳先生深深感到世界变了,从艺不只赚钱吃饭,还受到社会尊重,梅葆玖在这样的契机下接过了父亲的衣钵。

幼年梅葆玖与父亲梅兰芳。

青年梅葆玖与父亲梅兰芳。

梅葆玥、梅兰芳、梅葆玖(从左至右)。

梅葆玖与梅兰芳。

 

梅葆玖儿时学戏,只是被当作爱好培养,但家庭的熏陶,耳濡目染也对京剧有了不少接触。据说为他开蒙的老师王幼卿经常被淘气的梅葆玖弄得很窘,教他一句唱,他反驳师父:咱们爸爸不是这么唱的。气得梅先生正色训教:“三叔的才是真规矩、真功夫的玩艺儿。”梅葆玖正式开启舞台生涯时,已近成年,缺乏基本功的训练,后天补课的过程吃了不少苦。依据个人喜好,梅葆玖绝不算是保守派。我有幸结识的梨园耆老中,他是唯一没有老戏班气质的人。他喜欢爵士乐、交谊舞、好莱坞电影,洋派的作风保持到老,70多岁高龄时依旧自驾汽车,对音响的熟稔让专业人士叹服。据亲近的朋友说,真正让梅葆玖感到肩头责任的是梅兰芳逝世,他一句:谁让我姓梅呢?既是无奈,也是觉醒。

梅兰芳(中)在上海寓所指点梅葆玖(左)吊嗓,王少卿(右)操琴。

 

继承父业的道路也不平坦。现代戏大兴之际,乾旦完全失去了立锥之地。十几年的光阴,梅葆玖只能干起了剧务,从青年蹉跎到中年。如果不是姓梅,他从事别的职业,这样的聪明才智,或许成就更大,也可以免去不少苦头。但他用整个后半生演艺课徒,不遗余力传播梅派艺术,应该说完全对得起先人。

 

梅派艺术源自陈德霖,受益于王瑶卿。到梅兰芳这里,打破青衣抱着肚子死唱的窠臼,开辟前所未有的新天地。梅派弟子众多,童芷苓、言慧珠、杜近芳、杨荣环皆各自传承并融会贯通。今日斯人远行,但笔者以为舆论大可不必为梅派甚至京剧呼天抢地。京剧依然活着,梅派依然是京剧界的大家族。这里面,有梅葆玖承前启后的一份历史功绩。

梅兰芳晚年与幼子梅葆玖合演《牡丹亭·游园惊梦》,梅葆玖饰春香、梅兰芳饰杜丽娘。

梅兰芳晚年与幼子梅葆玖演出《雷峰塔·断桥》,梅葆玖饰小青、梅兰芳饰白娘娘。

梅兰芳晚年与幼子梅葆玖合演《牡丹亭·游园惊梦》。

 

如果有来生,我倒希望玖爷可以不姓梅,可以任性地活一次。不吃戏饭,我相信他也可以活得精彩,有趣之人天不负。


我是程派迷,可今天还是要听一段梅派。
  

说什么花好月圆人亦寿,山河万里几多愁……

 

2013年10月28日,梅葆玖出席在上海戏剧学院举行的“梅兰芳赴上海首演百年纪念活动”发布会,他身后是父亲梅兰芳的照片。 蒋迪雯 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