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在柏林看《白日焰火》获奖

2019/11/10 2:38:04

在柏林看《白日焰火》获奖

 

这次《白日焰火》捧获“金熊”,国外媒体很是不解。在大奖宣布后的第一时间,我采访了柏林电影宫外守着大屏幕看直播的国外记者。被访者中有一半坦然告知,根本没看影片,剩下的,看着我的中国媒体证件欲言又止。看起来,也是不好意思评价太直白。

 

事实上,媒体场看片时,观众的反应就有些平淡。坐在我边上的美国MTV频道记者,看片前兴致勃勃,向我打听导演的来历,看完后却只给我一个无奈的耸肩。“作为一个悬疑故事,它几乎让人看不懂。”

 

其实,世界各大电影节“爆冷”是常事。作为欧洲三大电影节之一,柏林的“金熊奖”当然是对最优秀影片和电影工作者的肯定。但各大电影节评委的口味向来难以捉摸,一部艺术质量一般、口碑一般(甚至很烂)的影片摘金夺银再正常不过。

 

当年在威尼斯,昆汀亲自把“金狮”颁给旧爱索菲亚•科波拉就受人诟病。去年同样是在柏林,《孩童之姿》的爆冷也让影评人颇为不忿。

 

今年柏林显然又“爆冷”了。在此之前,《白日焰火》并没有得到太多关注。在欧洲,电影界关注的中国导演就那么几个,王家卫、杜琪峰,在欧洲有自己的影迷,走在路上都可能被人认出来。娄烨、贾樟柯,一般观众不认识,但在评论界还是有一定的关注度。

 

可《白日焰火》呢?连中国媒体都是在得奖后连夜查资料做报道,更别提外媒了。本届竞赛单元南美国家同样有三部作品入围,而因为柏林世界电影基金会对南美导演的扶持,当地媒体对这三部片的关注度还要超过中国的三部影片。

 

对于这部电影,先不说各大电影媒体的报道,从上座率情况就能窥见一二。《白日焰火》因为场次安排得比较好(赛程中后段下午三点半),比一大早的影片和最后一天的影片上座率要好,但绝称不上“爆满”。

 

柏林电影宫的放映厅有三层,像拉斯冯提尔的《女性瘾者》三层全开外面还排队才叫爆满。开幕片《布达佩斯大饭店》在另一个放映厅Cinemax7,结果媒体场提前半小时就已座无虚席,最后不得不临时加开一个厅,就这样新厅也在五分钟之内全部坐满。

 

相比之下,《白日焰火》放映后没有引起热议,也根本没人去补片(错过媒体场的记者,可以拿记者证件去换取其他场次的影票补看影片,一般媒体场放映效果好、场刊评分高的影片都是一票难求)。

 

客观来说,《白日焰火》在柏林收到的评价分两类。在国内饱受各种奇葩国产片荼毒的前线记者,对影片评价还不错,认为结构完整、故事有头有尾、导演也有些想法——天可怜见,这是对电影多么基本的要求!

 

以《好莱坞报道》为代表的外媒,形容它是对好莱坞经典类型片——黑色电影的致敬,认为这部电影“充满希区柯克的意味,兼具情色与悬疑。”由此可见,他们对中国电影的解读还是带着“看新鲜”态度的。

 

二十年前,中国的民俗风情、人文思想和社会状态以一种“新鲜感”让欧洲电影界趋之若鹜。二十年后,中国电影将本土内容放在了类型片的模子里,就让他们感到了“更开放兼容”。

 

这就像一个中国厨子,突然用中式调料做了一份牛排,外国人立刻觉得新鲜,有创意、有想法。但他们不会天天吃,中国人更是未必喜欢。

 

这部电影获奖的过程,堪称一出戏剧。各大电影节的惯例,颁奖前会向获奖剧组委婉暗示,以免出现颁奖现场没人来的尴尬,当然具体奖项是不会透露的。也是因为接到了“暗示”,本来决定提前离开的桂轮镁特地改签机票。

 

这些都是得奖征兆,中国的媒体记者也隐约知道《白日焰火》会得奖。只是,按照我们的预期,它最多是“最佳剧本”或是什么鼓励奖,了不起也就是个“最佳导演”了。

 

结果,一尊“金熊”砸下来,把在柏林的中国记者也弄懵了。微信群霎时炸窝:“我没听错?!”“柏林在想什么?!”“疯了吧!!!!”“今天不用睡了……”满屏的惊叹号和问号,说明这个消息有多么让人始料不及。

 

于是,原本只派一人参加庆功宴的门户网站,只好手忙脚乱加派人手,前方记者报道量徒然增加,通宵不眠,第二天一早顶着熊猫眼赶回程飞机。

 

《白日焰火》得奖,我们高兴吗?当然高兴!被邀请去参加庆功宴的记者,无不兴奋地争抢一金一银“双熊”拍照留念。中国媒体行业新人一茬一茬,对不少跑一线的小记者来说,这辈子可能就这么一次摸“金熊银熊”的机会了。

 

但兴奋过后又有些尴尬,主办方安排的十分钟群访,不仅导演演员还沉浸在惊喜中晕晕乎乎,记者们也是没有准备,刚开始竟出现无人提问的尴尬场面。好在后来有人打破僵局,说“导演不如您再介绍下影片吧”,气氛这才慢慢活泛起来。后面的问题也是急就章,媒体问得敷衍,主创答得恍惚。

 

作为参加过欧洲各大电影节的电影记者,老实说,我对“得奖”这件事一直是比较纠结的。工作量成倍增加固然是原因,更重要的是,中国影片的质量总让人觉得,咱赢得不那么理直气壮。很多时候不得不承认,参赛的中国影片的确与世界大师级作品、或偶尔冒出的新锐天才导演作品确有差距。

 

对我来说,中国电影在欧洲电影节获奖后,那种发自内心的骄傲、恨不得跟身边每个国外同行炫耀一番的心情,这几年来,大概只在《桃姐》女主角叶德娴获威尼斯影后的时候才感受过。

 

更多时候,还是有些心虚。

 

(注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。本文编辑:章迪思  编辑邮箱:shguancha@sina.com)